欢迎光临鹤壁市群众艺术馆官方网站
| 当前位置:

祭奠与孝道

清明本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唐代对“清明”有过一首极优美的诗:“满街杨柳绿似烟,画出清明三月天。好似隔帘红杏里,女郎撩乱送秋千。”可见唐时的“清”明还重在户外的踏青、荡秋千、插柳等一系列活动。

由节气演变为风俗,演变为节日的在二十四节气中也只有清明了。清明的重要活动后来就重在祭祖尽孝道。在古代,上自天子,下至庶民,都十分重视扫墓祭祖,藉以表达慎终追远的情思。尊祖、敬祖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心态,是宗法的核心之一。商周以来,一直把祭祀上帝与祭祀祖先当作国家大事,认为“夫祀,国之大节也”。宗庙、祖坟几乎成了国家、故乡的象征。

在某种程度上说清明节也是人性美好的一种表现,它不是过给人自己的节日,是寄托给先人、亲人的怀念。再美好的仪式在演变的过程中,也难免被有些人扭曲和亵渎。有的给先人重建豪华墓,躲避火葬;有的扎制现代家用电器、高级轿车、别墅房……

真孝假孝不在于厚葬与祭祀之礼。社会有贫富差别,可人们的孝心并不因行为俭朴而有所淡化。孝的本质是赡养,至于身后事,则贵在精神上的纪念。倘若对老人生时不养,葬时再厚又有何用?我从来不相信富人的大出殡就比穷人的“卷席筒”更有孝心。古代的封建帝王耗尽天下财富为祖先或为自己大修陵园,并不说明他们孝,活着的时候你争我斗,篡位夺权哪有半点的孝道在其中?同样,当今之人的修墓扩坟,千方百计地选在有山有水之地,并不说明他们的孝心就比别人强。温州有句流行语“富不富,看坟墓”,这话反映了一些人办丧事的心态。这些人的孝,其实是幌子,骨子里是炫耀自己的富有,是在显示活人的势力和财产,这种殡葬又有多少“孝心”在其中呢?

如若尽孝,千万莫等人过世。战国时庄子都深信厚葬与孝心无关。在《庄子杂篇·列御寇》中有这么一段故事:庄子将死,他的弟子打算用棺木来厚葬他。可庄子说,用天和地做棺椁吧,自然界的万物都作为“送葬品”这多富足呀。他的弟子说:我是怕乌鸦吃掉你的尊体。庄子说:葬在地上,乌鸦吃,埋在土里蝼蛄和蚂蚁不也一样吃吗?你们夺去了乌鸦的食物,喂蝼蛄和蚂蚁,这不是偏心吗?庄子的话不仅说得轻松幽默,关键是把葬的形式说得无关紧要。

我们在纪念已故的先人、亲人的方式上已有了多元的选择,文字的、网络的、艺术的、绿化的等等,无论哪一种方式,我们都要注重它的健康性和“无公害”,这才是最大的孝道。

豫ICP备15015359号
Copyright © 2014 鹤壁市群众艺术馆
地址:鹤壁市淇滨区淇水大道2号 邮编:458030 联系电话:0392-360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