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鹤壁市群众艺术馆官方网站
| 当前位置:

黑陶烧制技艺传承人冯培学:制陶45年,赋予泥土新生命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黑陶烧制技艺传承人冯培学 

制陶45年,赋予泥土新生命


《人生如意》



冯培学在介绍他的作品



《中国鹤壁》



《女娲补天》



《军坛》



《鬼谷子下山》


《十二生肖》

【鹤壁新闻网讯-鹤报融媒体记者 李明英 文/图】 “要想窑烧得旺,女娲庙里把香上;要想黑又亮,古灵山上走一趟;黑陶响叮当,还是红土岗。”在淇县黄洞乡温坡村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淇县制陶历史悠久,古时候温坡村不少村民以烧制黑陶为生,后来黑陶烧制技艺失传。100多年前,温坡村村民冯志彪将失传已久的黑陶烧制技艺重新找回,并世代传承至今。

 如今,黑陶烧制技艺已经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就是冯志彪的后辈冯培学。

 1月8日,记者来到冯培学的工作室,听他讲述自己与黑陶的故事。

15岁入行,制陶45年

 在鹤壁,喜欢黑陶的人大多听说过冯培学。家中几代从事制陶工艺,冯培学经常根据市场需求烧制黑陶售卖,其作品深受市民喜爱。

 冯培学今年已经60岁了,他15岁开始制陶,至今已有45年制陶经验。据他回忆,他的祖父和父亲、母亲都以制陶为生,他被烧窑技术的神秘感所吸引,再加上自身悟性高,父亲便将黑陶烧制技艺传授给了他。

 “以前家人把十几个陶坯放进窑里烧制,可成品率不到百分之三十。我感觉烧窑很神秘,就特别想学这门手艺。”冯培学说,他喜欢钻研又善于观察,不到20岁就掌握了烧窑技术,至今他一直从事这门祖传手艺,以制陶陶冶情操、传承文化。

 说起技艺,冯培学学过木工、雕刻,可最拿手的还是制陶。他把绘画、镂空、高浮雕结合起来,利用更纯熟的烟熏渗碳技法使黑陶烧制技艺提高到一个很高的水平,把黑陶制成了艺术品。

 冯培学说,温坡村附近的南沟东坡红土岗的红胶泥土干净、黏度大,特别适合制陶,所以他们村很多人以制陶为生。以前村里家家户户都用黑陶制品,比如面罐、花盆、水盆、缸等,但后来黑陶制品被不锈钢等耐用品替代,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以前家人做黑陶是为了生计,现在我做黑陶是为了文化传承。”冯培学说,作为手艺人,如何在传统手艺上进行创新,让黑陶重回大众视野,一直是他努力的方向。

心手合一,技术纯熟

 记者跟随冯培学来到拉坯工作间,冯培学利用辘轳车旋转的速度,用他灵巧的双手将一团团炼好的泥捏成形态各异的坯胎,然后在坯胎上绘画、雕刻。

 做了几十年黑陶,冯培学如今完全可以做到心手合一、收放自如,他烧出的陶器黑如漆、亮如镜、硬如瓷、声如磬。

 “黑陶的制作程序非常复杂,要经过选泥、晒干、泡水、炼泥、拉坯、打磨、亮光、雕刻、烧制等20多道程序,才能出一件陶器。”冯培学说,其中烧窑是难度最大的关键环节,稍不留神生产出来的就可能是废品。

 陶坯是否干透,冯培学一看一摸就知道;什么时候装窑,他一看天气便知道。“黑陶的烧成温度要在1000℃左右,要想陶器黑得透,关键在火候,要想黑又亮,烟熏渗碳不能忘。”冯培学说,火候大了,容易把陶器烧破;火候小了,将陶器放到水里容易泡碎。大多数制陶人认为最后的烧窑是关键环节,其实封窑烟熏渗碳的时间节点和烧窑一样重要。

 “想要陶器达到黑亮的程度,对封窑烟熏渗碳的时间节点要求特别高,与天气也有很大关系。”冯培学说,“烧制黑陶并不是一年四季都适合,天冷时做出来的陶器容易裂,一般过了农历二月二后天气逐渐变暖,便可以开始制陶了。”

本土文化成为创作灵感

 为了传承和发扬古老的黑陶艺术,冯培学结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对黑陶烧制工艺进行了改进提升,研发出很多与本土文化有关的艺术品。

 冯培学的工作室里有个320平方米的淇县云梦山黑陶展示馆,里面摆满了黑陶作品,其中《人生如意》《鬼谷子下山》《女娲补天》《中国鹤壁》军坛》《平安瓶》《十二生肖》等都是冯培学的得意之作,凝聚着他40多年的心血。

 冯培学烧制的与朝歌文化、淇河文化、鬼谷子文化等相关黑陶作品,曾荣获国家级、省级奖项20余个。冯培学的作品已经远销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几十个国家及地区,深受国内外宾客的喜爱和好评,也得到了众多学者专家的认可。

 根据冯培学家的祖谱记载,冯氏黑陶烧制技艺延续至今已历六代,有100多年历史,2015年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20年年底,冯培学创办的淇县云梦山黑陶展示馆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示范展示馆。


豫ICP备15015359号
Copyright © 2014 鹤壁市群众艺术馆
地址:鹤壁市淇滨区淇水大道2号 邮编:458030 联系电话:0392-3602116